第599章 破茧重生(1 / 2)

多恩古堡比往常显得更加平静与安逸,因为外界的喧闹与混乱衬托了这份宁静。

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巴黎的人口便锐减了四成,这四成中又将又两成在今晚转化成血族或者其他黑暗生物,为即将到来的血战补充源源不断地新生力量。

剩余活下来的人,就像囚牢中的囚犯,挣扎着想要逃离这座城市。

但在得知巴黎的血战开启后,附近的国家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逼迫着对整座巴黎实施封城行动,势要将血战的范围锁定在巴黎一座城市。

那些想要逃走而无望的普通人,只能瑟瑟发抖的返回这座满是苍夷的城市。

就在普通人快要放弃希望之时,反黑暗生物联盟终于露面了,他们选择走出幕后,站在公众视野之下,给绝望的人类带来新的希望。

沈默在多恩古堡的有线电视上看到了这场发布会。

一名鬓发斑白的老者在哈利·范海辛的簇拥下走上了演讲台,并声情并茂地讲述了反黑暗生物联盟存在的历史与意义,以及能够为人类提供的帮助与服务,让人类相信反黑暗生物联盟,他们有能力帮助大家度过难关。

但在沈默看来,反黑暗生物联盟并没有这样的实力,想要在黑暗生物的魔爪下保住全城人的性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们能够做的只是让一小部分人免遭苦难,而这一小部分人,他们似乎已经选择出来了,剩下的都将成为血战的牺牲品。

对此,沈默也无可厚非,毕竟,外国人的思维跟华人不同,他们没有强烈的集体意识,小部分人的利益在很多时候都将凌驾于大众利益之上。

倒是多恩公爵在一旁调侃道“反黑暗生物联盟的资金大部分都来自于上流社会的援助,他们保护这部分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根据我们的情报,他们现有的战力能做到这一点儿已属不易···倒是整个欧洲的猎魔师都在向巴黎汇聚,这些人如果赶来的及时,倒是能够帮到那些普通人类。”

多恩公爵作为血族,本不在意普通人类的死活,但他知道自己现如今侍奉的主人是一名人类,所以他才有了上述的说法。

沈默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聊聊接下来的计划吧!”

血战已经拉开序幕。

魔宴同盟的最终目的是恢复血族统治欧洲的辉煌荣耀,所以巴黎只是一道开胃菜,一处根据他,魔宴同盟将会带来黑暗生物用最短的时间将巴黎化作黑暗世界,然后以势不可挡之势席卷整个欧洲。

但这仅仅是魔宴同盟最理想化的发展,其中有着极多的变数,任何一个未知变数都将延缓或者改变整个计划的发展。

“主人,我们已经收到了来自魔宴同盟的圣会邀请,他们将在今晚说服密隐同盟与中立氏族,那些黑暗生物也会选择站在他们那一边。”

沈默笑了笑,他心底非常清楚,魔宴同盟此刻的邀请,便是一场鸿门宴,若是谈不下满意的结果,势必会有新的流血事件发生。

而这场鸿门宴,十三氏族的掌权者都必须参与进来。

既然如此,那就会一会他们吧。

但在那之前,沈默还有一件事必须去做。

“多恩,带我去见那个家伙吧!”

多恩神色一顿,脸色扬起一丝阴笑,连连点头道“是,主人!”

说罢,沈默在多恩的带领下,沿着古堡幽长盘旋的石阶缓缓向下,约莫走了十分钟,终于来到了古堡的最底层,这里常年笼罩在黑暗中,不仅阴冷而且潮湿,散发着令人不适的气息。

但就是如此恶劣的环境,却是乔凡尼族亲王克拉克·史蒂文最喜欢的地方。

咚咚咚!

多恩敲响了厚重的木门,常年潮湿的环境非但没有让木门腐朽,反而越发的厚重与光亮。

在沈默的心眼之力下,能够清晰地感知到木门上被人施加了某种小手段,类似于防腐之类的作用。

“进来吧!”

门内很快有了回应,多恩撇过头看了沈默一眼,然后奋力地推开木门,露出里面光亮、整洁、富有情调的房间,房间不大,却是五脏俱全。

沈默凝神望去,立刻锁定了胡桃木桌后面的老者,他穿着肥大的长袍,佝偻着身子,带着单边花镜,正用枯黄的手指翻动着面前的厚重古籍,那本古籍是寻常书籍的两倍大小,厚度也是同样如此。

老者惨白的脸上微微耸动,蝠类的鼻腔一阵耸动,似乎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他缓缓抬起伏地魔般地头颅,眼神越过多恩落在沈默身上。

“嗯?!”

老者发出一声诧异,扶着后腰,缓缓支棱起身子,念叨“多恩,你这是带着谁来了?一个人类?!”

多恩的身子微微一颤,虽然被汤姆异化成新的血族,没有了旧血脉上的压制。

但来自灵魂深处对眼前老者的忌惮,让他还是忍不住地一个哆嗦。

“史蒂文亲王,这位是我的新主人!”

“哦?!”史蒂文亲王再次耸动蝠类的鼻腔,干枯发白的嘴角微微勾起,“难怪你的身上没有了我的味道,原来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史蒂文步履蹒跚地从胡桃木桌子后面走出来,拿起桌边用来支撑身体的粗长拐杖,这拐杖的粗度要比沈默见过的所有拐杖都要粗。

而在心眼之力下,粗长拐杖若是抛开外衣,里面藏匿地却是一把散发着血腥杀气的狰狞屠刀。

十三圣器——屠刀!

乔凡尼族的守护圣器,号称拥有操控500死灵战士的强大能力。

史蒂文双手扶着屠刀,立在沈默面前,一双浑浊地眼眸紧紧盯着沈默,嗅道“你不仅仅是一名人类,你的身上还有着令我忌惮的力量···圣光?!龙?!啧啧,你真是一个有趣的存在。”

沈默笑了笑,回道“你也是。”

他原本以为乔凡尼族的亲王会像弗拉基吉尔一样年轻力壮,富有朝气与活力,万万没想到却是一个糟老头子,好像随时都要躺进棺材一样。

哦,不。史蒂文是血族,他睡觉的地方就是房间里的那口精致的胡桃木棺材,看来他本人对胡桃木颇为偏爱。

咯咯!

史蒂文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然后质问道“那么,说明你的来意吧,年轻人。”

沈默眼眸闪烁,低喝道“我想让你做我的手下!”

咯?!

史蒂文微微一愣,沉默片刻,旋即发出怪异地嘲弄声,“哈哈,年轻人,这是我数个世纪以来听到的最有趣的笑话。一个人类居然要让我做他的手下?!”

沈默嘴角扬起,“怎么,你不愿意?”

史蒂文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很愿意。但是,我向来不喜欢对弱者卑躬屈膝,在无数个世纪的岁月里,我明白一个道理,只有活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那么,你请告诉我,你想让我服侍你多少年呢?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哦,我忘了,你根本活不了那么久。”

面对史蒂文阴阳怪气的嘲弄,沈默面不改色,手腕一抖,从九层阴塔中唤出了亲王弗拉基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