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大战人鱼族(2)(1 / 2)

弘宁见擎天受伤,赶紧赶了过来,有天将要追,擎天大声喊住,“追不上的,不必追,小心别中了埋伏”。

擎天刚回到帐中,有卫士进来禀告,此一战,天军损兵折将一千五百八十一人,而人鱼族只出动七个公主,且毫发未损。

玄元见太子擎天受伤,忙吩咐侍卫,“去,喊医师,速来为太子诊治”。

擎天左肩膀被三味真火烫伤一片,处理完伤口,他在炎文的照顾下,边穿衣袍,边吩咐道“去,把弘宁喊过来”。

炎文施礼离开,一会领着弘宁进来。

弘宁走近,跪地行礼,“末将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圣战神”。

擎天凝眉看着依旧眉头不展,神情忧郁、心事重重的弘宁,沉默片刻后,厉声训斥“弘宁,本君见你功力不错,也有些韬略,但作为北海守土的大将军,麾下却是将无可用,兵无几多……你玩忽职守,放任人鱼族做大到如此地步,你……该当何罪?”。

弘宁闻言,忙扣首请罪,“请太子殿下责罚,是末将无能”。

“你……担任大将军,多少年了?”

“回太子话,末将担任征战大将军,有……半年”

“半年?那……你之前在做什么?”

“之前五百年,末将一直在四方游历”

擎天和玄元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明白了个不离十,这个弘宁应该是个被排挤、不受待见的龙子,或许是因战事紧急,才被叫回来应战,手中应该并无征召扩建军队的权利。

人鱼七公主晞露的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话,和仇恨忧愤的眼神,始终萦绕在擎天脑海,他感觉,这战事中间可能藏有隐情。

擎天犀利的目光盯在弘宁身上,疑问道“弘宁,你说,人鱼族为什么要叛乱?与北海龙宫作对,只是因为有野心吗?……难道他们不明白。与天庭抗争,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吗?”。

一联串的问题,让弘宁有些许慌乱,他是一个诚实不会撒谎的人,但他又不能说出事实,一时语塞,“这?……或许,或许是人鱼族被人挑唆,想要……想要向天庭,争取封地独立……也是为未可知”。

擎天看的清楚,弘宁眼神躲闪、反应犹豫,从他吞吞吐吐的话里,擎天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人鱼族叛乱背后,应该另有隐情,而且隐情的事实,极有可能就是来自北海龙宫。

知道从弘宁处不会再问出什么?擎天低头俯视了一眼,忧郁、紧张又含着愧疚之色的弘宁,放缓了语气,“就这样吧,你,先下去吧”。

“是!”,弘宁应着,恭敬退出,他偷偷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擎天站起身,踱着两步,抬头瞧着莹莹水蓝色的地域图,对炎文命令,“查!派人暗中去调查,人鱼族叛乱的真正原因?……将查到的结果,第一时间禀告本君和神战神”。

“是!”,言文应着离开。

随后一段时间,人鱼族只是有零星的挑衅,擎天派出将领迎战,双方都在小心翼翼试探着,对方的真实实力和作战策略。

擎天和玄元秘密安排弘宁,找了一批熟悉北海地形的向导,带着探子深入人鱼族管控的要塞,全面搞清各关卡的军力部署状况,只有获得准确的情报,才能拿出有针对性的对敌策略。

每日还都是狂风肆虐、暴雨如注,无休无止。天军将士日日蜗居在营帐中,一面担心营帐被吹走冲垮,一面被人鱼族夜里持续的迷惑骚扰着,想着一千多人的悲惨死状,搞的天军将士是食不甘味寝不能安,将士病倒不少,军中士气低落萎靡。

擎天调来风神,吹散厚厚的乌云,久违的太阳暖洋洋照射在营地上,碧海蓝天,树茂草青,一切又都恢复了生机盎然。

玄元从南海和西海调来了熟悉水战的将领,结界得到改善加固,对声音的隔绝也做到了极致,将士们终于可以正常的生活,心情和士气都得以回复,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布置中。

各路打探的信息,都陆续传回来,消息会拢起来,初步有了结论。

人鱼族有将士达十三万之多,其中精锐有五万,人鱼女君带着三万士兵镇守皇宫,小女儿娉婷带两万精锐和两万士兵镇守香湷群岛要塞,大女儿萼雪带领三精锐和三万士兵压在前线。还有一个消息就是,现在人鱼族族民是齐心对外,全民皆兵,若算上这些,两方的力量可是相差不小。

帅帐内灯光通明,太子擎天一脸庄重端坐在案前,玄元坐在下座,昌瑜、弘宁和一些将领恭立在下,擎天正在分派任务

“弘宁听令!”

“末将在!”

“命你带两万天兵和本族将士,绕行至人鱼族皇宫,强取敌方大本营,一定要活捉人鱼族女王,扰乱敌方前方信心”

“末将得令!”

“请圣战神携天军众诸将,带六万主力在一线直面迎敌,力求给他们迎面痛击!”

“是!”,玄元也领了军令。

“南海、西海支援的诸将听令,你们随本太子带两万天军,绕道深入人鱼族把守的要塞,干扰和阻止七公主晞露,率部对前后两方进行驰援”。

“得令!”

擎天发布完命令,剩下的,就是等待七日后的战略大决战。

小舞坐在落英殿前的台阶上,一直仰望着高远的夜空,深蓝色的天幕上,只有几颗星在忽明忽暗的眨呀眨。孤独如噬骨的蚂蚁不断啃食着她的心,她想子箫、贵琰、翠儿,还有那个将她关在这里的人。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觉得心里憋屈压抑,再不发出点声音,都觉得快要被憋死一般,小舞双手放到嘴边,对着夜空大喊,“啊!啊!……”。

声音惊动了依依,愣头愣脑的跑出来查看,一看无事,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又有谁会在意冷宫中的她呢?悲从心起,小舞眼泪扑簌簌又掉了一地,她的世界一片迷茫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