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吃货神医(1 / 1)

“那是你们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你们!”神医的声音冷漠无比没有一点温度。

“你”松枝还要说什么,孙葫芦拦住了他,“没事儿,你去将马车赶过来,我们在这安顿下来再说。”

松枝点点头,孙葫芦在神医院子里找了个板凳,用袖子擦拭干净,然后放到苏元竹的身后说“少爷,坐。”

“你坐,我不坐!快让我看看你的腿。”苏元竹一脸心疼的将孙葫芦按在板凳上。

“没事儿,少爷,不疼,就是裤子和裙子破了,等回去,少爷给我多做两件好看的。”孙葫芦躲开苏元竹的手,然后将苏元竹按在板凳上坐下,自己则是四处看了看,从墙角拿了铁锨,一个筐子铲满一筐土就往石子路上倒,如此反复,等院子里挖了一个大洞的时候,石子路刚好填平了。

“少夫人,你太厉害了,才这么一会儿就将石子路填平了。”松枝拉着马车,将马直接拴在门外的大石头上面。

孙葫芦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着旁边不远处有不少木材和竹子,孙葫芦回忆着自己三哥孙大林做木工时候的样子,和松枝一起搭建了两间简单的竹屋,竹屋外面做了一个灶台。

孙葫芦皱着眉看着竹屋,“松枝,你腿还好吗?我们需要去买点东西。”

松枝只扶着苏元竹走了小段路,所以腿上的伤倒是只是皮肉伤,松枝点点头说“少夫人,我去给你买点伤药回来吧。”

孙葫芦点点头,然后列了一个单子让松枝拉着马爱下山采购去了,趁着这个功夫,孙葫芦又用竹子做了两张床,一个桌子,一个凳子。

“少爷,饿了吗?等松枝回来,我就做饭给你吃。”苏元竹给孙葫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你歇一会儿吧,等松枝回来让松枝干。”

“不用,不累,我早点搭好床,少爷就能早休息一下啦。”孙葫芦很享受苏元竹给她擦汗的感觉,她家少爷好温柔啊。

简单家具做好之后,孙葫芦将苏元竹的冬袄铺在床上,然后扶着苏元竹上了竹床躺着,将衣服叠起来当枕头,斗篷当被子,苏元竹的脸总算恢复了几分血色。

神医坐在屋里烦躁的想杀人,“这人竟然在他的院外直接搭房子,无耻,太无耻,简直无耻之极!”

松枝直到日落日分才赶着马车回来,他将买的东西一趟趟搬了下来,孙葫芦就赶紧给苏元竹铺床,然后准备做饭,正收拾着,一个破口的药瓶忽然滚落苏元竹的脚边,苏元竹看了看说“葫芦,我们有带这个东西吗?”

孙葫芦捡起药瓶,笑了笑说“当初遇到一个怪老头给的,说是能帮我大忙,坑走我两个肉火烧呢。我收起来吧,总觉得这个瓶子会有用,所以我一直随身带着。”

“傻葫芦。”苏元竹摇摇头,无奈一笑,在他看来,孙葫芦肯定被乞丐骗吃骗喝了。好吧养妻之路又多了一块大石头,还容易被骗。

孙葫芦将东西归置好之后,就干脆利落的拿起松枝买的鸡,然后熬了一大锅米饭,她今天想做的是黄焖鸡米饭,多多的放生姜,在这寒冷的冬天可以预防风寒。

天色终于彻底黑了下来,天边挂起来一轮弯月,香味被微风带向四面八方,正在屋里就着咸菜吃干粮的神医终于坐不住了悄悄趴在窗缝上,“呜呜,什么东西,太香了!比春风楼的烤鸭还香啊!”

孙葫芦先盛了一碗黄焖鸡,递给苏元竹。苏元竹也被这独特的香味吸引得食指大动。

只是还没等苏元竹动筷子,忽然一道身影窜了出来,把苏元竹吓了一跳,幸好孙葫芦眼疾手快,挡住了黑影的去路,“你干嘛?”

“我我看看你做得什么吃食!”怪老头伸长着脖子拼命的孙葫芦身后的饭桌上嗅。

孙葫芦眉头微皱,这个老头所以,当时他是那个意思?

孙葫芦一把将老头拎了起来,“你放开我!”老头的双脚在空中不停地乱蹬,“我告诉你,惹急我,我直接给你们下毒!”

“好啊,你下啊,我你怎么毒死你的恩人的!”孙葫芦气呼呼的将老头儿往地上一丢。

“你说什么?你是我恩人?怎么可能!老夫我医术超群,还需要你救?”神医翻了个白眼鄙视的看着孙葫芦,小丫头竟然想要套关系。

孙葫芦直接从怀里掏出那个破口的药瓶丢到神医面前说“你看看,是谁当初抢了我两个肉火烧,给我一个破这个,还说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结果呢?我来找你,门还没进,你就给我来个下马威!”

孙葫芦是真的气狠了,早知道,神医就是这个怪老头,她还那么听话走什么石子路,到现在整个膝盖疼得都麻木了。

怪老头看着破口的小药瓶,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孙葫芦“你是,你是当初龙山镇那个丑丫?”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孙葫芦气呼呼的喊起来,在她的少爷面前说她丑,呜呜,少爷当真了怎么办。

“还可以这样?”此时的苏元竹和松枝早就呆立在一旁,像是两座石像,尤其是苏元竹,明明刚才还在嘲笑孙葫芦容易被骗的。

“喏,药瓶在这,我相公在这,你是救还是不救?”孙葫芦凶狠的说道。

“凶什么凶啊,我救是能救,就是有个小小的,就这么小的小问题。”神医比划着小指头尖说道。

“赶紧说,什么问题,一个老爷们比我还婆婆妈妈的!”孙葫芦这这句话是吼出来的,苏元竹明显感觉到不远处的大山似乎摇晃了两下,以后一定不能惹葫芦生气。

老头一咬牙,一跺脚说“只要你给我吃,我保证治好这个小子,并让他活蹦乱跳的?”

孙葫芦眼睛一亮说“真的?活蹦乱跳?”

“老夫保证,活蹦乱跳。”

“可以长命百岁?”

老头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说“古稀之年没有问题。”

孙葫芦立马从苏元竹的手里夺过那一碗黄焖鸡,递给老头说“神医请用”

苏元竹低下头看着双手空空,脸上扯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他家葫芦啊,可真是

当天,松枝都胃口大开吃了三大碗米饭,苏元竹嘴角自从扬上去就没下来过,只要他身体好了,他就可以为葫芦做很多事情,再也不让葫芦为了他受苦。

对了葫芦说想当官夫人,那我就去考科举,为葫芦挣个诰命回家,苏元竹暗暗下定决心,每天读书的时候更用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