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你是婆婆,你说啥都对(1 / 1)

“这调料的确神奇,只是葫芦不再考虑一下卖方子?价格随你开。”齐元波正在为自己的利益进行最后的挣扎。

孙葫芦摇摇头,“若是卖方子,那我宁愿不将它拿出来,它关系到我一个很重要的恩人。”

“那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在葫芦村建作坊。”齐元波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那太好了,我让我爹将村长喊来?”孙葫芦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看得齐元波差点丢了魂魄。

“嗯。既然要开作坊,那就是越早定下越好。”齐元波笑着点头,“另外,六月份有一场龙山镇美食大赛,我给你报名了。”

“我?能行吗?我也就做些庄户人家的吃食。”孙葫芦有点忐忑。

“放心,你是我教出来的,别的不说,一个小小龙山镇的冠军没问题。”二十五岁的孙葫芦一脸自信的说道。

孙葫芦点点头,心中打定主意,最近要好好想想等比赛的时候做什么菜,多练习几次。

这边孙老头脚底生风的来到村长家里,“村长,村长,好事儿,好事儿啊!”

“啥好事儿?”孙永昌从屋里伸出一个脑袋。

“春风酒楼的东家要在我们村建作坊,现在想要和你一起去商议一下。走赶紧去我家。”孙老头直接在院子里说明了来意。

孙永昌面色大喜,下炕穿上鞋说“走,这就走!”

“爹,等等我,我也跟你去看看。”孙大平听了赶紧穿鞋跟上。

到了孙家,孙葫芦刚好做好饭菜,午饭是村长,村长儿子,齐元波和孙老头一桌,孙家其他人一桌。

孙大平上桌之后,就被这一饭桌的菜迷住了,这桌饭菜像极了孙葫芦,惊艳了他前十八年的空洞人生。他暗暗打定主意,等回去就让娘给他打听打听孙葫芦的亲事。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齐元波也和孙永昌敲定了作坊的事情,而孙永昌对孙茂才家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村长走之后,孙葫芦将二十五岁孙葫芦绘制的建房子图纸拿了出来给齐元波看能不能找人盖出这样的房子,让孙葫芦意外的是齐元波手底下真有这样的匠人,之前曾经是京都盖房的一把好手,因为得罪了权贵被划入奴籍。

齐元波离开之后,从孙家传出的消息再次轰动全村。第一个消息,孙葫芦的吃食方子卖了大价钱,孙家新买了十几亩水田,现在又要盖宅子了。

第二个消息,春风楼的东家和孙葫芦合作制作调料,要在村子里开作坊,到时候,招工会优先从村子里招。

王俊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恨不能将白莲花剁成肉酱。他狠狠的甩了白莲花两耳光,其实他更想甩自己,可是他怕疼。

“孙葫芦,你既然如此有本事,为何不早告诉我?”王俊贤怀里抱着一个钱袋子,那是之前孙葫芦扛大包的时候,经常用的钱袋子。

“俊贤,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吃点东西吧。”白莲花端着一碗面走到王俊贤的身旁,柔声说“俊贤,我知道,你心底挂念着葫芦,你总要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啊。我怎么也不相信,天天喊着要嫁给你的孙葫芦此时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说忘就忘了你。

既然她恨你怨你,那你就多多哄她,买点女孩子的玩意儿哄哄她。她可能只需要一个台阶下罢了。”

王俊贤眼睛一亮,“对啊,给我银钱,我要去县城。”

白莲花不情不愿的从匣子里拿出三两银子,那是白荷花的娘郑绣给她的压箱底的银子,可现在,若是她没有一点作用,她一点也不怀疑王俊贤会立马休了她给孙葫芦腾地方。

王俊贤去县城买了一些上好的胭脂水粉就跑到了孙家院门外,刚巧孙葫芦正在院子里教团团和囡囡认字。

王俊贤站在那里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她竟然识字了,一定是为了我吧,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我就知道,你忘不了我。葫芦,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葫芦”王俊贤温柔轻唤一声。

孙葫芦打了个哆嗦,只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抬起头看着王俊贤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看着自己。孙葫芦忽然觉得反胃的紧,想想以前若是王俊贤如此看着她,她会高兴得飞起来。

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孙葫芦看着王俊贤,思绪飘飞了老远,从外表看去就是孙葫芦对王俊贤还没忘情。

“孙葫芦,我是不是太久没抽你了!你又不长记性了!”二十五岁的孙葫芦继续她的招牌动作,撸袖子。

“哎,别,你看你现在穿得这么好看,再去打人多不好啊!我就是走神了,走神了,他现在已经是莲花的相公了,我就是再堕落,也不会和别的女人抢男人的。”孙葫芦连忙求饶。

二十五岁的孙葫芦的大嘴巴子,真的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因为她打不到孙葫芦的,只能打到她的灵魂,那种灵魂震颤的感觉,她再也不想尝了。

“你是来还钱的吗?”孙葫芦回过神,又开始恢复了对王俊贤的态度。

“葫芦,我知道,你还没忘记我,你只是怨我。葫芦,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原配妻子,你知道我今天去做什么了吗?我去码头扛大包了,可是我一个都没扛起来。

当时我就忍不住想哭,我今天才知道,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可是我却不知珍惜,伤了你的心。葫芦这是我给你去县城买的上好的胭脂,你用了肯定好看。

葫芦,我知道错了,以后我的心里眼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好不好?”

“停停!王俊贤,你真的,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你若是不想我将你打出去,你就自己赶紧走!你知道的,我打人可不是我娘,只会挠痒痒。”

孙葫芦背后的灶房中,何珍珠和孙老太太趴在门缝上往外瞅,听了孙葫芦的话,何珍珠蹭了蹭孙老太太说“娘,葫芦说你打人是挠痒痒。”

孙老太太还没等说话,王俊贤就一脸正气的说“葫芦,今天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走,你是我的妻!”

“好,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一程!”孙葫芦说着,学着二十五岁的孙葫芦一撸袖子,然后双手直接抓着王俊贤的肩膀就那么提溜起来。

“啊~~”孙葫芦猛地发力,然后大力一甩,王俊贤就被孙葫芦狠狠的甩在地上,还打了个滚儿。

孙老太太一本正经的点头说“的确是挠痒痒啊,不过我也没有葫芦的力气啊!以后这样的活儿还是得让大树干,她一个女孩子这样一定很累手的。”

何珍珠此时也是目瞪口呆,呵呵,你是婆婆,你说啥都对。

nongnexiaogunix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