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少爷初尝情滋味(1 / 1)

“葫芦啊,以后苏家再来要吃食,你就推了吧,你也不小了该说亲了,再和苏家少爷这样,村里人背后得说嘴了。”孙老太太将孙葫芦拉到一边悄声说道。

孙葫芦听了孙老太太的话一怔,想到那个身体孱弱的少年,心中闪过一丝不忍,他应当是孤寂的吧。不过,孙老太太说的也对,她是女孩,若是被村里人知道了还不知背后会如何说嘴。

“娘,我知道了,今天我就和松枝说一声。”孙葫芦打定主意,今天要给苏元竹用心做一顿饭。

孙老太太看着孙葫芦毫无负担的答应了,这才笑着放心离去。

下午孙葫芦早早的进了灶房,她不仅要给苏元竹做一顿好吃的,也要给家里好好整治一桌子菜,庆祝无债一身轻。

孙葫芦将栗子去皮煮熟,然后细细的捣成泥,做了一道栗子糕。

然后又将白菜过一遍水,和豆腐鸡胸肉一起做了一道鸡胸玉米翡翠卷。

之前孙大树去镇上,不知从哪里倒腾了两只鸽子,孙葫芦将它们放在砂锅里小火慢炖着,做成三碗滋补乳鸽汤,爹一碗,娘一碗,事儿精少爷一碗,刚刚好。

肉菜孙葫芦做了一只辣子炒鸡,这道菜苏元竹是不能吃的,不过孙家众人都很喜欢这道菜。

主食是孙葫芦将玉米面细细的过筛之后,做得玉米发糕。

忙活了一下午,天空中的白云渐渐被夕阳染成火红色,孙葫芦忙完了手头的活计,然后回到屋里,铺开纸张,准备给苏元竹写信,当她意识到这是给苏元竹的最后一封信的时候,孙葫芦的心底莫名的颤抖了一下。

她举着笔沉默良久,只觉得心中一片空白,脑海中有万千思绪,却不知该从何开始诉说。

“苏少爷,你好。”还是熟悉的开头,只是,却再也没有往日雀跃的语气。

“砂锅炖鹅的做法是”孙葫芦想了半天,最后干脆什么也不说,只是将最近自己给苏元竹做得每一道菜都细细的写上做法,旁边还配上菜的成品图。

孙葫芦一口气写了十二张纸,这才停笔,最后写到落款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加了一行小字“少爷,我家的债务已还清,我的厨子生涯也结束了,感谢你对我爹的救命之恩。希望少爷以后不要挑食,好好吃饭,保重身体。孙葫芦留。”

孙葫芦将那厚厚的一叠纸细细折好,然后走出房间,松枝刚好站在院门外,孙葫芦冲他笑了笑说“松枝,来得刚刚好,今天的菜比较多,你等我一下啊。”

松枝笑着说“没事儿葫芦姑娘,你忙就行。”

孙葫芦用之前卖卤味的食盒将给苏元竹的菜一道道的装起来,然后递给松枝说“松枝,这次的信比较长,先让你家少爷用完饭再看。”

松枝看着那厚厚的一叠信,心中咯噔一下,“葫芦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事儿,你回去记得先问问王大夫,再让你们少爷用饭,好了,快走吧,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孙葫芦说着,就落荒而逃。

松枝一脸莫名,将信揣着,然后小心翼翼的拎着食盒回到了竹松园。

苏元竹远远的看到松枝拎着食盒走了进来,他赶紧跑回房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拿着一本书。

余光看着松枝走了进来,苏元竹低下头,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

“少爷,别装了,书都拿反了!”松枝毫不留情的戳穿了自家少爷的小心思。

苏元竹黑着脸坐在饭桌前面,松枝将饭菜一一摆上桌,“靠,那孙葫芦发财了?怎么这么多菜?”

松枝点点头,“可不是发财了,她的卤味方子卖了五百两,昨天,孙家老爷就将药材钱还回来了。”

听说孙家将债还清了,苏元竹的心底霎时不是滋味儿起来,就好像他和她之间唯一的牵绊不在了一样。

“少爷先用饭吧。”

“信呢?”苏元竹伸出手来。

松枝后退一步,捂着胸口说“葫芦姑娘说了,今天的信比较长,让少爷您先用完饭再看。”

“还说我是事儿精,她就不事儿精了!”苏元竹嘟囔一句,不知是为了听话,还是为了什么,开始乖乖吃饭,这一顿饭,他竟然都没有挑食,爱吃的,不爱吃的,都吃了个干净。

“给我信!”苏元竹漱完口,就伸出手。

松枝将信件从怀里拿出来递给苏元竹,苏元竹迫不及待的打开,就开始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菜谱,菜谱!谁让她写菜谱了,难不成为了偷懒不成。”

只是当苏元竹看到最后一页那一行小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冰封了一般,“呵呵,债务还清,你的厨艺生涯就结束了

原来你做着一切都是为了还债罢了!既然如此,还假惺惺的要我保重身体干甚!我身体好不好,与你何干!”苏元竹将信件往桌子上狠狠一拍,然后就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再无声息。

松枝悄悄走上前去,“少爷”

“滚!”苏元竹的声音中竟然带着哽咽,十五岁的少年,情窦初开,还未等体会到情的甜蜜,就率先尝到了情的苦涩。

那一夜,苏元竹就那么抱着孙葫芦的信,孤零零的在床上坐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苏夫人就带着自己娘家的表妹齐雨薇来到了苏元竹的院子,“竹哥儿,你看谁来了?你小时候最喜欢的那个表妹。”

“表哥。”齐雨薇是苏夫人齐静雅的娘家侄女,她的父亲是镇上的齐员外。

“竹哥儿,你这是刚起来吗?你看看你,也不收拾收拾,松枝呢?让你表妹看你笑话。”苏夫人说着,就招呼松枝进来给苏元竹梳发更衣。

“没事的,姑母,表哥身体不好,这样可能更舒服一点。”齐雨薇看着一表人才的苏元竹,红了脸颊,这是她从小就心仪的表哥,她这次一定要不惜任何代价,嫁给表哥!

“娘,我没睡醒,你们都出去,我要睡觉!”苏元竹看了齐雨薇一眼,瞬间倒了胃口,长得瘦了吧唧的,身上没点儿肉,还格外的做作!

“那表哥好好休息,等表哥休息好了,我再过来陪表哥说说话!”齐雨薇也不恼,笑着和苏夫人走了出去。

苏夫人拍拍她的手说“雨薇啊,委屈你了。竹哥儿他因为常年病着,性情有点怪。”

“没事儿的,姑母,表哥他很好的。”雨薇红着脸低下头。

“雨薇啊,你想通了?竹哥儿最近的身体是好点儿了,可是以后,谁也说不准,若是那你就一个人了。”苏夫人一脸心疼的看着齐雨薇。

“姑母,我喜欢表哥,我打小就想嫁给表哥。若是不能嫁给表哥,我宁愿当姑子去。姑母,不管结果如何,只要我曾经和表哥相守过,那我便不苦。”齐雨薇一脸坚定的说道。

nongnexiaogunix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