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六 往复循环、从未终结的战争(1 / 2)

沙漠帝皇 南非巨头 1012 字 9天前

一位又一位的,形体外表都不同的秦人,出现在这无边黄沙弥漫的世界之上。

随着他们的出现,无边沙丘之上,一个接一个的,代表着魔神的巨柱上,纹路浮现,剩下的魔神,也呈现出身躯。

浑浊水液凝结、少女姿态的魔神天帷,半人半鹿、浑身风雷缠绕的魔神天灾,以及

无边沙丘之下,巨大的深渊裂开。

除了那几个实力不济,被对面魔神反向压制的秦人之外,其他的秦人,都将视线投向了这片深渊。

无数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宛如巨蛇一般的污秽触手从大地之下钻出,在天空中凝聚出近似女性的身姿。

魔神终焉,或者说

32。

在她的身下,漆黑污秽宛如泉涌一般的污秽黑泥涌动着。

“还真是令人讨厌呢。”

“不过,这应该是最后的三个了吧?”

“应该没错。”身形各异的秦人,交谈着。

不过,这时,其中一位道

“不,还有一个”

轰隆!!!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魔神伊兹尔的身边,举着阳伞的少女忽地合拢了阳伞。

下一瞬,她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变化膨胀起来。

一团漆黑的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沿着黄沙扩散。

无尽的沙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恶魔的种族意志,抑止力“撒旦”。

也正是以她的出现为开始,黄沙世界中潜藏的,他的“本体”,他的“源头”,那位魔神真正地苏醒过来的节点。

麦娜莉。

伴随着轰鸣声,一个外形宛如海流漩涡、遍体漆黑的怪异生物,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漩涡的中央,缓缓地睁开了一颗眼睛。

几乎是这个瞬间,其他的所有魔神,无论是优势还是劣势,实力都陡然暴涨,全体转为优势。

也就是这个瞬间,另一边,一个身着鹰身铠甲的秦人的头顶上,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符号化的独眼。

不仅仅是这一位,其他的秦人,也都有类似的表现。

一颗又一颗,符号化的巨眼浮现在秦人们的身体上空。

苍白灵沙聚拢的独眼、灼热流沙凝聚的独眼、无尽黑砂拼合的独眼、朦胧镜砂汇聚的独眼

随即,那一颗颗独眼的周围,都浮现出了轮廓。

像是一件件特殊的器物。

并且,在这个瞬间,漂浮在那巨大的迷宫石板前方的秦人,也抬手一挥。

那一颗颗形成某种器物的独眼,汇聚在迷宫石板之上。

随即,一颗萦绕着奇异光辉,由各色砂砾萦绕的朦胧巨眼浮现。

在无数砂砾仿佛砂暴一般旋绕着那符号般的巨眼。

看到这颗巨眼的瞬间,王座之上,魔神伊兹尔的嘴角,勾起了笑意

“模仿他们,以分身联合重塑自我?”

“但是,你有实力和我对抗吗?”

“我没必要和你对抗,我知道我赢不了。”

重新塑造自我的秦人,注视着远处王座上的魔神伊兹尔。

他现在还没有完全自由。

自己现在还是等同于对方的分身,如果无法彻底切断两者之间的联系,自己最终还是要死。

而他的分身,也一样。

他和他的分身们,现在就是一条链上的蚂蚱。

这也是他以分身为节点分散到各个世界,重塑自我的行动缘由,是他们会配合自己的行动的缘由。

至于他和分身们会不会出现与魔神类似的状况?

当然不会。

自己和分身们的关系,更接近于“父与子”。

他们是自己的“分身”,同时更像是自己的“孩子”。

就像魔神伊兹尔和十柱魔神的关系,就像自己和魔神伊兹尔的关系。

非要论关系的话,自己就是那黄沙世界之主的另一个自我,但从他根本没拥有魔神伊兹尔的记忆这一点来说,他更像是魔神伊兹尔的“长子”。

自己和分身们的关系

他把自我的记忆和人格分割,塑造了各个分身。

相似而又不同。

并且,最重要的,原来的状况是,自己的源泉,从起源关系上算是自己“父亲”的魔神伊兹尔,以他的意志和作为躯壳,试图重生。

以当时的状况,如果魔神伊兹尔完全重生,自己会彻底死亡,失去自我。

而现在,自己和分身们的关系是,分身们剥离出他放在他们身上的部分,将他重塑复活。

现在,他已经和他们几乎完全分割了,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现在都是源自于魔神伊兹尔,他们的起源线,还是连接着魔神伊兹尔,所以,利害一致,与魔神伊兹尔相对。

“我”自杀生了“我们”,然后“我们”复活了“我”。

不过,现在,到了这里,他也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实力对抗这个魔神。

自己能够对抗的,也只有一个。

麦娜莉。

沙暴旋绕的独眼,重塑自我的秦人,望向了那巨大的漆黑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