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封存了戒指的魔力(1 / 2)

那名焦急的中年妇女马上拿起桌子上的杯子走到那个女孩的身边,把吸管塞到女孩的嘴里。

那名女孩吸着杯子里的水,她头上的汗像是下雨一样不停的往下滴。

一般人都知道发烧的人只要出汗了,那代表烧就要退了。

那名焦急的中年妇女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笑着说“妞妞出汗,出了汗就会好了。”

“好啦!你们可以带她走了。”大师盘腿坐在一张薄团上面冷冷的说。

那名焦急的中年妇女忽然跪在那个大师面前说“谢谢大师的救命之恩。”

另外那位中年妇女放了一个大红包在大师面前也跪下了说“谢谢大师的救命之恩。”

那名大师看了一眼那个红包后说“好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快回去吧!以后不要让她去那些阴气重的地方。”

那名焦急的中年妇女听到大师的话后,她又加了一个红包在大师的面前说“谢谢大师的指点。”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再送你们一个平安符吧!”

李旦看着大师面前的两个红包和大师递给中年妇女的平安符,他差点就要笑出声来了。

果然是有钱使的鬼推磨,多一个红包又多了一个平安符。

李旦都有点怀疑眼前的大师是神棍了,但是他又想到昨天晚上那个神婆作法受伤并不像是装的。这个大师既然是那个神婆的师傅,那大师应该有点本事的。

那几个人千恩万谢的带着那个女孩走了,现在屋子里只有那个大师、李旦和黄晓月了。

李旦看着眼前的大师,他想着不管他是不是神棍,先让他看看能不能把戒指取出来再说吧!

“你过来。”大师盯着李旦说。

李旦走到了大师的面前,大师一把抓过李旦的手说“果然是邪物。”

“大师,还能救吗?”黄晓月急急的说道。

大师闭上眼睛念了一会的经后摇摇头后说“难、难、难。”

大师连续说了三个难字把李旦和黄晓月都说懵了,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邪物很难搞的意思。

“求求大师,不管多难都求大师帮帮忙。”黄晓月急切的说。

“我徒弟都败在它的手上,我可能也不是它的对手,我只好尽力而为了。”

李旦听到大师肯帮忙,想到可以把那个戒指摘下来了,他高兴了。

李旦的手伸在大师的面前说“有劳大师了。”

大师看着李旦手上的戒指,他看了很久都没有动静,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戒指。

李旦和黄晓月看着大师不作声,他俩现也是不敢吭声,屋里静悄悄的。

过了很久,大师大吼了一声“脱。”

静悄悄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了大师的大叫声,把李旦和黄晓月都吓了一大跳。

李旦和黄晓月被吓了一跳之后眼睛都看着李旦戴着戒指的手指,那只戒指还是戴在李旦的手指上,并没有应声而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