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大结局(1 / 1)

style

“怎么,我的话很奇怪吗?”

沈墨辰不咸不淡地说着,看了看在坐的人,依旧是那副高冷的模样,就好像全世界都被他捏在手心里一样,根本就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因为他永远可以做掌控全局的人。

“沈少总话自然是不会奇怪,整个沈家都是你的,你有什么是不可以知道的?至于我最近做了什么嘛,沈少想知道也很简单呀!不如你在我身上闻闻,如何?”

江月白站了起来,走到沈墨辰的面前,张开他的双臂,其实特别的简单,闻闻就知道,他身上有很浓的一股酒精的味道,也就是说,他在回来之前在外面吃过饭的,并且还喝了很多的酒,不然身上的味道也不会这么重了。

加上江月白这一脸放.荡不羁的样子,很容易就会让人误解为他出去是找乐子了,而并非是去干正事儿,只是他这个样子,怕是会让更多的人误会了。

江月白自然是不害怕的,他本身就是想制造出这样的错觉来,借此来掩饰他真正的目地,只可惜沈墨辰也不是傻子,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些什么,又怎么可能会问江月白问题?

既然江月白想伪装,那就让他伪装好了,倒要看看,他还能装多久,很快,他的真面目就会露出来,到时候,沈墨辰要看看,江月白和孙肖肖还能怎样。

“但愿你真是去花天酒地了。”沈墨辰淡淡地说着,便起身上了楼。

根本就没有心思坐在这里吃东西,叶初夏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人为难,她到底好不好,沈墨辰都快要急疯了,又怎么可能安稳的坐在这里吃东西呢?

沈墨辰上了楼,经过夜儿房间的时候,看到他和佣人在一块儿玩玩具,玩得挺好的,沈墨辰站在门外看了会儿,看到夜儿脸上的笑,他心里也没有那么沉重了。

但是沈墨辰并没有进去和夜儿一起玩,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所以就算和夜儿坐在一起玩玩具,他脸上的表情还是会很沉重。

沈墨辰并不想把那些糟糕的心情带给夜儿,索性就算了,不进去,只是在门外站了会儿,看了看夜儿便去了书房,一个人关起来抽烟,不知道抽了多少,反正弄得书房里面全部都是股呛人的味儿,他竟然还可以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初夏曾经的照片,一只手落在照片上轻轻的抚关,仿佛是在轻抚初夏的那张脸一样。

一楼餐厅里!

沈夫人,江月白,孙肖肖还坐在那里吃晚餐,因为刚才的事情,沈夫人脸色并不好看,而且她也从江月白身上闻到了一股酒味儿,更气了。本以为江月白结婚后就会变好,现在好了,还是那个鬼样子,结婚了还是会去外面乱来,沈家可从来没有这样的男人,沈夫人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心里堵了好大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弄得她一点儿都不好受。

“怎么回事儿?我还以为你最近天天往外面跑,是因为你工作太忙,你改邪归正了,今天我还在和肖肖讲,肖肖可是没少讲你的好话,你知道大家对你的期望有多高吗?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说让我怎么帮你?”沈夫人简直越想越来气。

本来她心里就不痛快,初夏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找着,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沈夫人都快担心死了,现在也只希望这个家别再出什么事儿了。

现在倒好,江月白竟然还不消停,整天就知道在外面乱来,老婆都流产了,也不知道在家里多陪陪,一点儿都不会心疼自己的老婆,这要是被孙夫人知道,还指不定弄出什么事儿来。

沈夫人简直心都要操碎了,江月白竟然还跑到外面去花天酒地的,也真的是够可以的。

“姐,我也是男人嘛,出去应酬也是正常的,你不至于整天拿这种事情说我,我都结婚了,能不能给我一些面子?再说了,我去都去了。”江月白死鸭子嘴硬。

他知道沈夫人生气了,但是没有办法,江月白必须得这样讲,他得让所有人都相信,他最近就是出去乱搞了,他就是去乱来的,只有这个样子,才是最好的,有利于掩护好他的行踪,不然,以沈墨辰那聪明的劲儿,以及予风整天都在背后调查,再厉害的人,怕也得被查出些什么来,到时候,怕就真的不好讲了。

“还好意思叫我姐?发生这种事情,你考虑过肖肖的感受吗?她为了你容易吗?你倒好,竟然不体谅,还敢到处乱跑?信不信我……”

沈夫人也是太急了,所以她才会情急之下,手举了起来,高高的举在空中,这是准备要动手打江月白的意思。

但她的手并没有落下去,因为她还有一丝丝的理智,所以她的手停在了空中,一直停在了那里,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动作。

“你就知道说我,从小到大你就知道管我,有本事你去管沈墨辰吗?你是沈墨辰的妈,你敢在他面前讲半个字吗?”江月白突然生气了,冲着沈夫人吼了起来,在他吼完过后,便直接上楼去了。

看他这爆怒的样子,沈夫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呀,明明她是没有错的,只是想教训一下江月白,本来江月白就做错了事情,老婆流产在家里修养,他不知道照顾就算了,还跑到外面去乱来。

这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不得在背后戳沈家的脊梁骨呀?沈夫人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这个家着想,怎么江月白还不乐意了?

“你瞧瞧,你瞧瞧他刚才是什么态度?”沈夫人简直要气死了。

孙肖肖却坐在那里很淡定,因为她知道江月白是做什么去了,没有人比孙肖肖更清楚的,刚才江月白不过是在演戏而已。别说,他演技还挺好的,不去当演员真的好可惜呀。所以,孙肖肖根本就不生气,反而还面带微笑的。

“沈阿姨,你就别生气了,月白不一直都这个样子吗?这才是他的性子,如果真的可以改的话,怕是早就改掉了,你现在跟他生气也没用呀,还会气坏你的身体,多不划算呀,对不对?”孙肖肖还反过来安慰沈夫人。

难道这个时候,不是孙肖肖更难受吗?难道不是她应该在这里哭吗?沈夫人怎么有些弄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