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新加坡明星(1 / 1)

林俊哲和许宁宁去了印度,萧云庭却不想这么快追上去了。

“不如我们去新加坡吧?那儿的华人多,我最近也有部剧要在新加坡上映。”夏安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说道。

阮软和萧云庭都没有反对,节目组便改了机票转而去了新加坡。

由于早就在社交软件上发布了下一站的宣传,他们三人一下飞机,便遇到了来借机的粉丝们。

夏安然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大方的跟粉丝们打着招呼,甚至还摆出了好些造型让粉丝们好一顿拍摄。

阮软和萧云庭则要拘谨很多,都戴着严严实实的口罩和眼镜,勉强招了招手有些被迫营业的意思。

“你们好,我们是新加坡歌手组合——明日之星,真巧能在机场碰见你们,我们也经常看你们的节目呢!”几个打扮新潮的男子主动走了过来搭起了话来。

看他们落落大方的姿态和话语,显然也是明星一类的人物。

“你们好,我们也经常听你们的歌呢。”夏安然睁眼说瞎话,跟那几个小明星好一波互夸。

“你就是阮软吧,我们实在是太喜欢看你做菜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做新加坡菜呢?我们有没有机会交个朋友。”那几个人又把注意力放到了阮软的身上,好几句夸奖递了过来,阮软只知道尴尬的笑了笑,显然是招架不住了。

“做朋友自然是没问题,只是我们该去酒店了,后面还有行程。”夏安然微笑着婉拒道。

“我们怎么能让朋友住酒店呢,我们在新加坡有好些房产,不如几位住到我们那边去,我们也能教阮软几手新加坡菜?”

那些人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一旦黏住了就没办法摆脱。

“我们还有工作,下次吧。”萧云庭也不愿意继续跟这些人纠缠下去,墨镜底下的眼睛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意思了,他稍微加重了些语气拒绝道。

几个小明星蹭热度失败,只好笑着跟他们道别了。

才往前走了没几步,阮软便听到一阵惊呼声,以及一些粉丝们用英语说的“竟然是杰克,他怎么今天也回新加坡!”

夏安然知道阮软不懂娱乐圈的事,便在旁边小声介绍道“这个人现在好像是新加坡现在最火的男星,据说唱跳都可,演戏也有天赋,看咖位应该属于男版的我吧?”

话刚说完,那边一群人簇拥着杰克已经朝着阮软这边走了过来,阮软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好,一丝不祥的预感升了起来。

杰克和他的粉丝们果真挡住了阮软一行人的路,中间那个穿着皮衣同样戴着眼镜的男人即使穿着一身黑,还是给人一股光芒万丈的气质感。

他似乎打量了他们三人一眼,这才大踏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了阮软的手臂把她拎到了自己身边。

杰克把墨镜稍微滑下来了一点,感兴趣的眼光毫不遮掩的打量着阮软。

“你就是最近流传的很火的美女厨子?就你这小身板,比起做美食来说,你更适合当美食。”这人口中说出的竟然是中文?

有些流氓的话,配上他说完后故意吹的一声口哨,即使此人长的着实有些帅,阮软也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子浓浓的反感来。

他身边的粉丝们一看就是脑残粉的做派,见杰克故意露出这种表情,便情不自禁的尖叫了起来。

萧云庭牵住了阮软的手把她拉回了自己的身后,毫不示弱的迎上了眼前男人的视线,话里只剩警告。

“你挡住我们的路了。”

“哦,你就是传说中阮软的金主?名声传的响,我怎么对你的公司一无所知呢?”杰克漫不经心的对上了萧云庭有些敌意的眼神,甚至轻笑着有些嘲讽的说道。

“新加坡的艺人原来都这么孤陋寡闻没有风度,看来这次是拍不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萧云庭的手跟阮软十指紧扣着。

虽然一句话都没有提到阮软,动作上的维护却很是明显。

萧云庭冷下来的脸虽然会让人下意识的产生畏惧心理,但他犹如刀刻出的五官优异程度甚至比面前的杰克更盛。

两大帅哥因为一个女人在机场争锋相对的场景本该发生在电视剧里,此刻就这么发生在一群颜粉的面前,大家不仅不觉得事情不对,甚至还希望再继续下去。

“萧总,咱们走吧。”夏安然知道这个杰克不是好惹的,轻咳了一声示意节目组也上去拉开两人快些离开机场。

阮软也轻轻拉了拉萧云庭的袖子示意他快些离开,萧云庭这才一把揽住阮软的肩头,示威般的带着她离开了。

众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这件事情,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便是为这次新加坡的节目找一个本地的赞助商。

节目组已经准备了好些合适的,有不少店家见识过阮软在泰国的影响,初试意愿都很乐意合作。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的产品可能跟你们的节目不是很适合。”正当阮软他们准备挑出一家公司合作的时候,导演组却接到了第一通拒绝电话。

接下来这些公司们就像约好了一般,一个个都打来了电话,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要当他们的赞助商。

眼看着清单上的最后一家公司也被划掉了,导演组有些奇怪了。

“我找的都是食品公司,跟我们美食节目哪有什么冲突,这些人不会是又看见了什么黑料吧?”抱怨了几句,他们也只能临时再联系几家新的公司。

忙了一晚上,还是没有个着落。

“赞助商的事情明日再找也没关系,明天你们开个直播,给这些金主们看看你们的实力,自然就是有了。”导演组也不想第一天就判了他们死刑。

阮软刚想说几句话安慰大家几句,自己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我是杰克,你上午见过我的。”一接起电话,那头便主动介绍起了自己来。

阮软的小脸一下子皱了起来,她才来新加坡几个小时,这人是怎么搞到她的号码的?